首页 > 新闻 媒体报道
注意平价药房的医院化趋势

注意平价药房的医院化趋势

首席医学网      2005年09月14日 06:32:53 Wednesday  
377

作者:凌云 曹文军

  加入收藏夹

【关键词】  平价药房

  平价药店大家不会陌生,很多城市都有,它挑起了药店之间的价格战,现在价格战又打到了医院门口,在杭州,平价药店就开始向医院发起攻势,不仅药价对医院形成压力,还把医疗门诊搬进了药店,这下,医院的压力可更大了。业内人士指出,鼓励竞争,促进医院提高服务效率和质量无可厚非,但药店开门诊是否意味着药店坐堂医生现象重新抬头?是否会引发平价药店的医院化趋势?这些问题值得深思。

  “平价夺方”药店对医院的第一轮攻势 以前,病人去医院看完病就只能拿着医生开的处方直奔医院药房取药,现在,随着平价药房的大量涌现,到医院看病的患者就揣着医院的处方到街上的平价药房买药(业内称“跑方”)。一时间,处方外流给医院带来巨大的压力。据郑州一家三级甲等医院的门诊负责人介绍,今年下半年该院流走的处方尤其多,按以往的正常情况,医院的药房一天能收到2000份的处方,而现在药房能收到的处方只有1000份出头,将近一半的处方被患者带到院外,“流落”到大大小小的药店里。药价虚高长期以来是广大消费者普遍关心的问题,也是这么多的患者拿着医院的处方到街的药店买药的主要原因。那么,医院和药店所售的药品差价到底有多大? 在采访“健康人”、“百姓苑”等药店时,药店工作人员对于患者从医院拿来划过价的处方在药店“缩水”现象也深有感触。据“健康人”大药房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同样的一张处方,药店和医院的价格一般都相差1/3以上,曾经有位患者在郑州市一家省级医院看完病,拿着处方划了价,一看250多元钱,当时患者身上带的钱不够,就没取药,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了这家平价药房,就拿着方子进去,药店工作人员一划价,只有120元。看到同一张处方在不同地方的价格相差竟这么大时,那位患者吃惊地张大了嘴巴。现在每天,这家药店都能遇到200到300份从医院流出的处方。既然药价相差这么大,对于大多数钱包还不是特别鼓的平常百姓来说,看完病当然会选择到便宜的地方去买药,医院处方外流也就不足为奇。 面对日趋严重的“跑方”现象,许多医院均采取了形形色色的堵截方法,但“猫抓老鼠”终归不是良策,更何况政府的愿望就是引入竞争。杭州市政府最近就推出了允许处方外配的政策。看来针对来自平价药店的竞争,医院必须高度重视。

  开办门诊:药店向医院发起第二轮攻势 10月18日,杭州首家药店门诊部――九洲大药房门诊部正式开张。此前,九洲门诊部与新华医院(原建工医院)签订了技术支持协议,由医院定期派副高级以上专家来门诊部坐诊,这就意味着平价药店不仅在药价上,而且在门诊服务上开始与医院展开零距离竞争。原定9月份和九洲大药房一起开张的九洲门诊部因为审批问题,直到今天才“瓜熟蒂落”,其间,曾引起药店能不能开门诊部的争议。目前,杭州药店共开出9家小诊所,但规模较大的门诊部这还是首家。九洲门诊部设中医科、中西医结合科、内科、耳鼻咽喉科和急诊科,共有十多名专家轮流坐诊,其中副高职称专家4名,其技术和规模比一般的单科诊所强大,能依托九洲大药房,为患者提供检查、购药、注射等一条龙服务。九洲门诊部早在筹备时就提出口号――医疗服务零利润,即不在医疗服务项目上赚一分钱,普通门诊免挂号费、诊疗费,测血糖、检查心电图和B超只收成本费。事实上,老百姓能得到的最大实惠是,从平价药店买特别低价的针剂到门诊部注射。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所有医院都不愿意注射患者从药店买来的针剂。目前,杭州药品大卖场的针剂要比医院便宜许多,如某干扰素,在医院配每支是68元左右,医保人员要自付13.5元,而在九洲大药房只需9.8元,比用医保卡还便宜。“一个自费晚期肝癌病人,每周要注射3次干扰素,仅此一项每年就能在平价药店省下7000多元药费。”九洲大药房总经理齐丽说,“需长期注射针剂的肿瘤、糖尿病和其他慢性病人能因此省下一大笔钱,这对医保和个人都有好处。”从九洲门诊部试营业的情况来看,日门诊量都超过120人次,挂盐水的病人每天也有近20个。九洲大药房的一百多种针剂销量很快被拉动起来,其中白蛋白、干扰素、胸腺肽和胰岛素因需求量猛增已断货,目前药店正在紧急组织货源。为能给患者提供更加完善的服务,九洲门诊部与新华医院加强合作,病人只要拿着九洲门诊部开出的检查单,就能在新华医院免挂号费做大型检查如CT、磁共振、多普勒、B超等。目前,杭州除了九洲大药房,还有天天好等数家大药店也在申办门诊部。 平价药店医院化:第三轮攻势令人担扰 针对杭州市政府允许医院处方外配和平价药店可办门诊,以促进药房与医院的竞争的做法,业内人士认为,这一做法是否值得推广有待研究。因为一旦平价药房发起第三轮攻势,把平价药房医院化,便有可能引发一系列问题。 一是药店有可能在药价上恶意竞争。今年8月初,来自东北的刘争艳投资400万元在杭州开办的普惠大药房,尽管他们在营销时打出“不赚零差价一分钱”的旗号,尽管普惠大药房开出的药价被业内公认为最低价,但它却没有逃脱快速出局三个月关门的厄运,如果这种“腥风血雨”的价格战在平价药店和医院之间进行的话,是否会引发恶性竞争,着实令人担忧。二是处方外配,用药安全存在隐患。针对“跑方”现象,许多医院对患者举动表示理解的同时,也对处方外流引发的用药安全问题表示担忧。河南中医一附院的一位负责人介绍说,很多患者只看到药品价格的差异,却不了解药品质量也会有差异。对于中草药处方的外流现象,他说,中草药炮制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比如杏仁,如不炮制,里面的杏仁甙在放置过程中会逐渐分解消失。但很多药店不知道这一点,疗效可想而知。也有的医院领导认为,处方外流不仅仅对医院的经济效益有影响,也增加了因用药不当引发的各种纠纷。“我们医院的医生给你开了处方,你图便宜到街头小药店买药来吃,药品质量缺乏保证,出现了问题,谁为负责?到底是药品的问题,还是处方的问题?对于医院来说,可能要随时面对这样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三是平价药店办门诊,坐堂医生重新抬头。近年来坐堂医生问题经过治理整顿后,已基本得到解决,如果允许平价药店开办门诊部的话,药店由于受人才的限制,必然要对外聘请医生坐堂问诊,坐堂医生必然重新抬头,医生到药店走穴现象也有可能发生,如果药店坐堂医生鱼目混珠,对其资质不注意规范的话,误诊、错诊,甚至医疗事故引发的医疗纠纷将日趋增多,患者利益很难保障。四是药店医院化激发卫生资源争夺战。平价药店开办门诊部后就得为患者提供检查、门诊、购药、治疗等一条龙服务,就有可能朝着医院化功能服务的方向走,那么为了完成各种治疗服务,药店就必须购置各种检查、诊疗设备,并引进包括医师、护师、药师在内的各种医学人才等。平价药店的参与必然使本已存在竞争的卫生人才市场更趋激烈,由于竟相购置医疗设备、重复建设、资源浪费现象在所难免,同时,由于药店网点密布,必然会给卫生区域规划工作带来更为严峻的考验,如果政府不加以正确引导医院和药店在卫生资源的争夺战中很有可能两败俱伤,最终损害医疗卫生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