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媒体报道
杭州九洲大药房零利润促销遭封杀

杭州九洲大药房零利润促销遭封杀
www.zjol.com.cn  2006年6月14日  浙江在线  
  “零利润促销”揭开了药价底牌

  九洲大药房的这一举措,在杭州医药市场掀起了轩然大波。

  杭州其他药店对此议论纷纷,许多药店认为,九洲大药房“自揭底牌”的行为,打压了其他药店,“扰乱了市场”,有违“行规”。

  而就在议论声尚未平息之时,九洲大药房董事长刘雷再次对外宣布,药房销售的5100种药品、保健品、医疗器械、化妆品等商品继续零利销售4天。据他介绍,这5100种商品是几天前全场零利润销售过程中相对比较热门的品种,几乎占九洲所有商品的1/3。

  去年底九洲大药房一举吞并了曾经辉煌一时的大红鹰药店,并计划再开10家新店。但考虑到扩张会增加销售成本,影响药品的价格优势,九洲决定暂缓增加门店,把开店资金用到让利活动和配套服务上去,希望以此来巩固杭州本土药店老大的地位。

  十几家药商联合发难停止向药店供药

  无论九洲大药房的“零利润售药”是出于何种考虑,至少普通百姓从这样的活动中获得了实惠,买同样的药能花更少的钱。正当老百姓为此叫好之时,药商们发难了——十几家药品供货商停止了向九洲大药房供货。

  “由于药品售价低,暴露了药品利润空间的内幕,很多供应商表示不满,切断了货源。”九洲大药房市场部经理王轶平说。比如上面提到的“降压药绞股蓝总甙片”,7.8元的底价“曝光”后,消费者通过药价对比就可以将药品销售的高额利润算个一清二楚,这直接导致了供应商以断货来封杀药店的行为。

  广州白云山药厂就是这次停止供货的药厂之一。负责销售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他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造成目前这种局面实属无奈。“把药品的利润空间赤裸裸地公之于众,这让我们的药在其他药店的销售处于很被动的局面,我们的产品与其他同类药品的竞争也处于不利的境地。药店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已严重影响到了公司部分员工的生存。”

  事实上,除了九洲大药房,“降压药绞股蓝总甙片”也停止了在杭州其他平价药店的销售。一些药店甚至出现了厂方或代理商对平价药店的某些药品进行反收购的现象:只要自己的药品上了货架,就派人全部买断。强生公司驻浙江医药代表就曾派人驻守“老百姓”大药房,一看见“泰诺”上柜,便抢购一空,“老百姓”大药房根本来不及进货。据悉,因为供应商害怕平价药店搞乱自己苦心经营的价格体系及销售同盟,因此断货、封杀或回购行为已经屡见不鲜。

  前不久,杭州一家药店推出了全场商品“零利润”销售活动,一时间,药店人头攒动,场面红火。可是不久后,十几家药品供货商联手对药店的活动进行阻拦——由于药店售价低,暴露了药品利润空间的内幕,供应商以“扰乱市场秩序”为名切断了十几种药品的货源。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这家平价药房遭遇的压力和阻力却已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目前他们正在想尽办法,将那些断货药通过其他渠道补上。而平价药店间的竞争、药店与药商的博弈还在继续。

  药店降价无法撼动医院药价

  虽然同样厂家生产的同一种药,在医院售出的价格要比平价药店高出10%—50%左右,但这似乎并没有影响该种药品在医院的销售情况。

  某省级医院药房的一位医务工作者告诉记者:对照平价药房的药价,医院是有一些尴尬,说一点影响没有也不现实,但医院并不特别担心,因为药店不一定能配齐医保用药,一些病人为保险和方便起见,还是愿意按医生开出的药方在医院购药,住院病人的用药也被医院所垄断。

  作为业内人士,该医生坦言,药价虚高不能怪医院,从根本上来说是体制的问题。该医生向记者倒起了苦水:医院的医疗技术性劳务收入与药品收入各占一半。其中劳务性技术收入如护理费、挂号费等是亏本的,而药品的价格却可按照现行政策顺加作价。如国家规定医院药品价格顺加幅度在8%—15%之间的话,医院普遍“就高不就低”。但是在药店——尤其是在平价药店,经营者在保本经营的前提下,对于顺加的批零差价,往往“就低不就高”,以求薄利多销。这就是医院与平价药店药价的差距所在。

  据了解,目前医院仍是药品销售的主要渠道,占有整个药品销售市场80%左右的份额,药店主要还是以经营非处方药为主。平价药店的出现和发展,在平抑目前虚高药价方面还不足以起到影响全局的作用,对改变现今医药流通体制的作用也还没有充分显示。

  杭城平价药店面临重新洗牌

  一边是在激烈的竞争下以“低价”诱惑老百姓的降价行为,另一边则是低价导致的封杀行为,以价格优势取胜的平价药店在夹缝中艰难地生存着。

  2003年,杭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取消“药店之间必须相隔150米”的不合理规定。只要条件符合,谁都可以申办药店,并可以在最好的地段合法经营。杭州市医药行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种“宽进严管”的机制,在全国尚属首例,杭州医药业掀起了一场真正的竞争。

  2003年于是成了众多药店在杭州的“圈地年”。“老百姓”、“天天好”等平价药店纷纷杀入杭城。平价药店喊出了“使百姓买得起药”的口号,药品售价低、利润薄,是典型的薄利多销型经营。据了解,目前杭州各大平价药店平均毛利率只有10%,有的甚至还不到8%。这在给群众带来巨大实惠的同时,也使得部分实力不足的小型药店在激烈的竞争中被淘汰。

  自2003年底,普惠大药房在开张三个月后黯然关门开始,关门之风在杭城各药店间骤然刮起:庆春路上的山森药店、大德药店关了,湖墅南路上的民强药店、海王药店关了,建国路上很多药店也关了……在杭州这个最早出现全国平价药店、竞争也最激烈的城市里,药店的开开关关几乎每周都会上演数次。

  据统计,去年杭州新增的299家药店中,大部分都是连锁药店或大型平价药店;而倒闭的196家则几乎是清一色的单体小药店。这意味着通过几年“优胜劣汰”,杭州平价药店实现了规模经营规范管理的新格局。

  “目前的市场是一个不断调整、不断平衡的过程,优胜劣汰、大浪淘沙。”九洲大药房总经理齐丽说,经过这两年来的市场竞争,眼下是平价药品市场重新洗牌的关键时刻,一批经营不规范、规模小、效益差的药店被淘汰出局,那些有规模优势的药店则继续生存。

  “零利润”售药只是短期行为

  在药店的竞争中,药的价格无疑是最重量级的杀手锏。“哪里有特价就往哪里赶”成了众多老病号的购药原则。在药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的过程中,药价的透明度也越来越高,因此在九洲大药房“零利润售药”之前,平价药店的药价其实相差无几,只是各药店主打的特色不同罢了。而“零利润”销售也只能是一种短期行为,否则“零利润”时间一长,药店根本无法维持生存。自“零利润”之后,平价药店在价格方面已经基本上没有新鲜招术可言。

  服务成了众多药店树立自身形象、巩固行业地位的重点。各大药房都打起了便民服务牌。九洲大药房从2006年5月1日起开展了为全市低保户人群提供全年享受进价特惠的“春风行动”。凡杭州市区低保户人群凭低保证即可在九洲各大药房办理“春风行动”卡,之后每月可在九洲各大药房按进价购买500元的商品。老百姓大药房将“旧药换新药”的服务,作为该药店“诚信为民”的一项活动,持续地推广下去。

  “虽然价格战打得越来越猛烈,平价的路子也越来越难走,但我们还始终坚持把平价进行到底,因为我们始终相信,随着医药分家,药店的春天也不远了。”九洲大药房市场部经理王轶平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