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媒体报道
寿安堂子承父业制药不计成本

元朝人卖药,仍沿袭历朝一边行医一边卖药的传统。元朝杭城中药店较著名的有蒋正斋药室、夏应祥的寿安堂药室和泮氏中和堂等多家,城内有卖杖丹膏和胎骨丸的药铺,这些店铺还从国外进口名贵的中药材。元朝这三家药店较有代表性的是开设在寿安坊(现官巷口附近)的寿安堂药室,主人夏应祥。夏曾任杭州行署路总管府杂造局大使,后升任为军器局提举司同提举。他自幼喜爱医药,素习岐黄氏书(泛指上古医药岐伯与黄帝论医以后历代所著的中医药书籍),熟悉和剂药物方法,对药剂很感兴趣,后因病离职,思欲利人济物,以省吃俭用开设寿安堂药室,不惜千金采办殊方异壤药材,按古方书制成丸散膏丹发卖,对贫病者,给予施舍。当时时口药材比较难办,价格昂贵,一般医家往往以相近的药物代替,这种药多数是没有疗效的。而夏从不计较制药成本,凡国内外所产药材,只要配料需要就想方设法买到,并以药性温凉以定君臣,佐使之宜,亲自斟酌分配制成剂,从不做假。他说:“药品关系到人命,不可忽也。”因而其药剂号称精绝,服用病除,“有非夏氏药不用”的记载。其子夏仁寿继承父业,以寿安处士自号。